井中蛙的天地
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
http://guoxy.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无题

2017-05-24 11:32:1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04 次 | 评论 0 条


  人文社科领域里的各个专业都和主流意识形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主流意识形态又是由政治家们以公检法司等国家机器为基础,以教育、媒体、宗教为主要手段塑造而成的。这样,人文社科就和政治二者之间有了很密切的关系。问题在于:在人文社科与主流意识形态和平相处的过程中,哪一方更强势一些?是人文社科研究的基本面貌决定了主流意识形态的基本面貌呢还是主流意识形态决定了人文社科的基本面貌?

  更深层次的问题是:政治家们究竟是为了自己政权的万年永续而塑造意识形态呢还是为了促进民众福祉而塑造意识形态的?政治家们对他们自己刻意打造的意识形态,究竟是视若珍宝还是视若粪土?

  近来反复阅读了傅莹女士撰写的《朝核问题的历史演进与前景展望》,似乎对上述问题有了模糊的答案。

  傅莹女士的文章以个人所见所闻为基础,详细梳理了朝核问题几十年来的演进过程。虽然讨论的是朝核问题,却可以看作是阐述中国外交政策的极好文章。外交是内政的延续。由这篇讨论外交问题的文章可以看出,中XXXX党执政下的中国政府自开革开放以来,尤其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能够主动破除并摈弃意识形态的羁绊,以国家利益为重,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在国际上树立了良好的国家形象。这是值得点赞的。

 有几个外交事件可以看出中国政府在对待意识形态上的态度。其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苏XX波”事件发生以后,中国政府并没有因为这些社会主义国家老朋友相继背离社会主义发展轨道而自乱阵脚,而是很快就与这些国家的新政权确立了外交关系。可以说,我们与这些国家的外交关系没有受到什么消极影响。其二,八XX事件后,中国的外交一度陷入困境,但当时的国家领导人外交有方,很快就打破困境,使得我国的外交工作迅速进入良性发展轨道。在这一点上,刚刚去世的前外交部长钱其琛先生功不可没。1992年,中国不顾老朋友朝鲜的心理感受,毅然同韩国建立外交关系。中韩经贸往来迅速发展,双方对彼此的重要性怎么估计都不过分。其三,1999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了我驻南联盟大使馆,造成人员伤亡;20014月又发生了中美战机在南海相撞时间,造成我飞行员王伟牺牲。20019月,“911恐怖袭击美国事件发生。当时的中国政府并没有受到撞事件的影响,及时向美国政府表达了慰问之意。要知道,当时中国民间可是一片幸灾乐祸啊。这些都可以从前外交部长李肇星的回忆录里看到。根据傅莹文章,就连当时的朝鲜政府也发表了同情美国的声明。朝鲜外交部发言人在第一时间表态,说这是“令人惋惜和悲剧性的事件”。

 外交人员以国家利益为处理外交事务的首要准则,而不是以意识形态的异同为圭臬。那人文社科学者该如何处理自己的专业研究与意识形态的关系?

 毛X泽X东时代的“双百方针”固然很是美妙,恐怕一时半会儿难以实现,但也不能跑到“百鸟朝凤、鸾凤和鸣”的极端上去。知识分子一味地跟着领导人的思想跑,恐怕很难弄出有价值的成果。有人曾戏谑说:“马克思主义是一本一本的,毛X泽X东思想是一篇一篇的,邓X小X平理论是一段一段的,三个代表是一句一句的,科学发展观成了一个短语。”人文社科学者围绕着这些观点做注释,顶多也就是拾人牙慧,岂不可叹?

 市场上优秀的产品都是在残酷而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有价值的思想也必然是在残酷而激烈的思想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的。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某某某是谁谁谁的啥啥啥      下一篇 >> 端午重读《离骚》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井中蛙

取名“井蛙”,寓意两层:一则相貌丑陋;二则学识浅陋。相貌丑陋,无可更改;唯学识浅陋,似可籍勤奋而进步一二。是故恳望有识之士有以教我,则感激涕零也。 我的电子邮箱:guoxy0913@163.com 我的QQ号码:281173822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